当前位置:算无遗策科技从手机到风火轮
从手机到风火轮
2022-07-15

文 第一财经周刊 胡昱

一个普通披萨大小的轮子,配上两块踏板,可以以每小时16公里的速度载着240斤重的胖子骑行15公里;它比一辆20英寸的折叠自行车轻10斤,可以拎着上公交车,这就是左国刚的“爱尔威火星车”,自平衡车的一种。

爱尔威火星车和大块头的segway平衡车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它没有了操纵杆,变成了独轮车,因此更小巧,更轻,也更便宜。使用者把脚分别放在轮子两侧的折叠式踏板上以后,通过控制重心,从而控制车体的加速与减速。身体向前倾斜是加速,向后倾斜是减速,向左和向右倾斜身体是转弯。身体向前倾斜的角度越厉害,速度就越快,车内的一系列回旋装置确保它保持平衡。

从2013年4月开始,这个造型奇特的产品在8个月内就卖掉了8万多台,公司销售额达8000万元,已经占到了自平衡车市场70%的份额。

作为爱尔威的创始人,左国刚已经是第二次创业。1999年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左国刚不想做专业学的染织设计,他04年开始创业,帮飞利浦、西门子,LG等企业做过手机ID设计,也自己办工厂生产过手机,适逢手机业蓬勃发展的几年,最好的时候一年公司的销售额有4亿。09年,手机行业慢慢变成红海,左国刚开始重新找创业方向,在排除了游艇、房车等七八个看起来过于梦幻的创业计划之后,左国刚选择了电动平衡车。

左国刚的创业团队还是之前做手机的那几个人,大家都没有做过电动车,但是左国刚认为做电子产品的思路是类似的,只要做好一个软件+一个壳子,然后把细节做到位就好了。他们买了一台segway来研究,除了技术上的难点,他们还发现一个硬伤,一台segway有48公斤重,虽然爬坡没问题,但是有台阶就很困难,以一个壮年男子的力量,3分钟才能把一台车搬上一层楼梯,如果要把这玩意儿当做代步工具,在无障碍通道设置非常不规范的中国来说,简直就没法使用。

2010年,左国刚的团队正式开始研发,第一个目标就是减轻车的重量,经过很多次讨论之后,他们发现一条轮胎才700多克,如果只装一个电机,做成独轮车,质量就会轻很多。于是团队一起去买了一个杂技用的独轮车,大家发现独轮车没有想象中难骑,事实上独轮车的骑行状态就是自行车的前轮状态,靠S型扭动保持平衡,他们就根据这个原理来进行研发。

平衡车是以内置的精密固态陀螺仪(Solid-State Gyroscopes)来判断车身所处的姿势状态,透过中央微处理器计算出适当的指令后,驱动马达来做到平衡的效果。在软件方面,做过手机的左国刚认为不是问题。当时市面上电动平衡车厂商们主要使用的是segway最早使用的那版开源软件,在上面打补丁继续使用。但它有两个问题,一是急刹车时反应速度慢,很容易让人摔倒;另一个是没法解决的电磁波干扰,导致系统出错,除此之外,有时候的电池爆炸也是因为这个软件出问题,发出了错误指令。所以左国刚和团队另起炉灶,借鉴了几个软件,重新做了一个算法,它的稳定性相对比较好,最终成型的代码也只有几十大小。

但软件改进之后,还是出现了电磁干扰问题。当时工厂生产了10辆样车,团队成员大家自己骑,有一天有人在平地上莫名摔倒了。“电机里有很多磁铁,磁铁在高速旋转过程中造成电磁波,产生电磁干扰,影响主板上的元器件发出的指令,机器就失控了。”左国刚解释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在微波暗室(采用吸波材料SA作和金属屏蔽体组建的特殊房间,里面有很多三角锥,可以散射电磁波,测定电机对控制板和主要元器件的干扰)里测试了三天三夜,大家轮班看干扰图,后来发现了集中一个频段的电磁波一直有问题,才找到了规律。“做手机的时候电磁干扰是常事,所以比较有经验。”

虽然手机和电动车有共通之处,但到具体的配置和生产还是不一样的。因为电动平衡车是个不成熟的行业,车辆需要定制电机,但是具体的参数都没有,只好去工厂试。左国刚前后找了三家工厂做电机,第一家说做不出来;换了一家工厂后得到的反馈是“电机有时候可以工作,有时候不行”;最后找到第三家工厂,花了三个月,打了七八次样,才确定了电机。“不只是电机,很多配件都会有这个问题,因为没人做过这个产品。”左国刚说。

2011年11月,左国刚的团队出了第一版demo,然后花了一年时间进行优化。

首先是安全性能,电动车在快速骑行过程中,事实上只有小腿在控制,这对不够熟练的操作者来说有一定的危险,左国刚的团队为机器做了一个侧倾保护,当车摔倒了,侧倾45度以上时,它会自动切断电源,以免飞到旁边误伤行人;另一个是超速保护,如果骑车人超过了既定速度,越快双侧踏板就会越超前倾斜,让人感到不舒服,使人不得不降速;另外,在电量还剩25%的时候,车会发出提醒,以免突然断电造成事故。

另外,中国很大,各地的温度和湿度都不一样,对车辆性能的干扰程度也不一样,为了保持安全性和灵敏度,爱尔威每一版软件出来都要在各地做测试。产品上市后,软件迭代一般是一个月一到二次,每出一版本之后,机器就要发到北京和深圳,在北京、深圳、常州三个地方同时测试10天,确认没问题才给市面上的机器统一升级。左国刚希望以后能在软件上根据不同地理环境做一些微调,“如果像在重庆这样的地方,机器的爬坡能力更有必要,我们就把软件设置成为爬坡能力强的版本。”

产品成型以后,找到特别准确的市场定位也很困难,因为电动平衡车的定位本来就不清晰。据报道,2001年,Segway产品首次问世的时候,当时包括乔布斯在内的很多人都盛赞这个产品或将革新人们的交通出行方式。但因为价格高昂、使用场景的模糊,最终并未成为大众产品,现在也大多只是用作警卫巡逻、景区游玩的工具,甚至科技媒体在评选史上最差的科技产品时,Segway都会不幸地榜上有名。

左国刚暂时把爱尔威火星车定位为“短途交通工具”和“潮人的玩具”,“主要解决比如去往大城市公交线路不到的点的问题,或者帮助走完是地铁站到公司,地铁站到家门口这样两三公里的路程,又或者是从小区出来借助它代步买个酱油什么的。又或者是年轻人像玩儿滑板一样玩它,回头率是很高的。”——但是事实上一台普通的爱尔威火星车有差不多9.8公斤,而一台笔记本电脑的重量是2.5公斤左右,这就意味着,在不好骑的路段,非常陡的上坡,爬楼梯和坐公交车时,用户得提着四台笔记本的重量艰难跋涉。新出的产品为了方便骑行,变成了并列两轮,导致这台车有13.7公斤重。左国刚希望能尽快把重量减下来,但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做。

目前,爱尔威出了几个系列的产品,价格在2000到4000元不等,而同类型的美国品牌solowheel的售价在15000元左右,国内品牌IPS也略贵于它。爱尔威在国内有200多家专卖店,线上渠道包括淘宝天猫京东等平台电商,还有一部分产品卖到了海外,已经有11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爱尔威的代理点。现在线上和线下的销量比是1:6,左国刚希望比例变成1:3到5,线上卖得更多一点,因为现在利润主要来自线上——经销商卖一台电动车,爱尔威只有几十块利润,“为了扩大渠道,我们必须让利给经销商,同时线下对顾客的教学也很重要。过去的八个月,线下80%的经销商都挣到钱了,我们这台车卖2999,其他厂家的车卖5000,我们要做到给经销商的抽成比他们卖5000的车还要多,他们就更乐意帮我们推销。”左国刚说。

爱尔威在线下店的销量不错,一家深圳的代理商平均一个月能卖200-300台,贵州地区的代理商在旺季也能卖50-60台左右,深圳的代理商王先生认为爱尔威的性价比比较高,也比较安全。左国刚对降低成本这件事很有心得:“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节约,软件设计的时候对CPU、电阻、电感等器件要求低,对电池和电机的兼容性更强,元器件和其他配件我们只要采用通用件就可以了。市场有现成的和要订做的价格要差好多倍。在生产环节,我们一方面奎达采购量,另一方面让流水线满负荷地生产,不改线,天天换产品的产能会很低,如果一直长时间做同一个东西,则会越做越顺,产量就能提高。”

除了独轮车,左国刚的团队还在研发两个轮子的电动车。因为国家对四轮车的规定太多,他们决定把普通的电动车做成汽车的体验,但还是采用两轮,重量做到50公斤以内。另外,他们还研发了一个电动载人飞行器,左国刚形容它的形状更像一个飞碟,前后左右有6-8个扇叶,而内置软件自带修正功能,可以协调扇叶之间的工作情况。现在这款飞行器已经有了成品,在北京的实验室里做测试,据说它的抬升力是500公斤,乐观的话15年中下旬可以量产,不计研发的话,生产成本可以控制在每台10万元。

两次创业使得左国刚对研发和生产的经验更丰富,团队的供应链管理能力、研发能力、渠道管理能力都比较好,但如何做好营销,怎样用互联网的方式卖好产品,则是左国刚比较发愁的。而政策和法律方面,他倒是不着急:“现在对独轮车的规制还是空白,在国家心中,独轮车还是搞杂技的人在玩。”为了掌握行业方向,不缺钱的他接受了合力投资的钱,跟投的还有 自行车的母公司中路和常州本地的龙城英才,他们会帮左国刚关注行业出口和政府方面的问题。

背景资料:

自平衡车的概念最早来自segway自动平衡车,2008年奥运会时,场馆里的警卫人员就骑着segway提供平衡车,作为巡逻时的代步工具。它是一种由并排的两个轮子、一块踏板和操纵杆构成的车,驱动原理是“动态稳定”(Dynamic Stabilization),也就是利用车体内部的陀螺仪和加速度传感器,来检测车体姿态的变化,并利用伺服控制系统,驱动电机进行相应的调整,以保持系统的平衡。

算无遗策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